蔡利萍:留下,守护“孩子们”

  2月3日中午1点半,湖北省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病区,47岁的蔡利萍穿着深绿色的短袖洗手衣,俯在一堆纸箱子里清点库存的医疗装备。此前,她已经在重症病区工作了7个小时。

  从早晨进病区前到现在,4次视频通话都没有接通。她的丈夫此刻正躺在武汉市武昌医院的重症病区,戴着呼吸机。

 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蔡利萍此刻应该还在家休养。去年11月刚做完颈椎手术,脖子上一道深深的手术印记清晰可见,她还有一个月假期没休完。“想到年底事多,孩子们可能忙不过来,我就提前回来了。”蔡利萍是ICU护士长,也是武汉为数不多的取得呼吸治疗师RT证的护师,她的“孩子们”是一群90后为主力的ICU护士。

  1月21日,蔡利萍接到丈夫的电话,得知武昌医院作为武汉市发热定点医院,要在两天内进行院区改造,接收发热患者。她有些担心,因为此前丈夫“感冒”,持续低烧了一周,她担心他的身体撑不住。而此时,蔡利萍所在的武汉市第三医院也接到通知,作为武昌医院的定点支持医院,接收转运患者。全院几百名患者需要转运,两人分别在各自岗位上忙了起来。

  1月22日凌晨4点,她再次接到丈夫电话,请她帮忙收拾一点换洗衣物送去,因为成为定点医院后他就不能回家了。“我当时还特别着急,问他怎么不去休息下。”谁知第二天下午她再次接到电话时,被告知丈夫被确诊为新冠肺炎,住进了重症病区。而此时,她又接到通知,光谷院区成为第二批发热定点医院,要在3天内完成改造和患者转运。

  蔡利萍马不停蹄地和ICU的医生、护士一道,开始准备20多位重症患者的转运。当时,大部分医院重症监护室都满员,基本上找不到接收患者的医院。她只得带着护士和医生团队一道,筹备新开发热重症病区,把相关的设备从6楼搬到11楼,并迅速安装完成。蔡利萍在工作间隙陆陆续续收到丈夫的主治医生发来的信息:不好,很不好,越来越不好。一度氧饱和低到80,怎么都上不去。她心如刀割,但又无能为力。

  “他了解我,知道我放不下、走不开,所以总说不要我去照顾。但他是医生,自己很清楚,甚至连医疗预嘱都跟主治医生讲了,如果出现万一,不要插管抢救。”

  1月27日,光谷院区正式开始接收患者。一天半,所有病区全满,蔡利萍所在的重症病区更是压力巨大。

  “常说‘三分治疗七分护理’,护理在重症病区显得尤为重要。”蔡利萍说,危重患者的病情可能瞬息万变,护理团队除了遵循医嘱进行护理,还要时时关注患者的病情变化。她叮嘱护理团队,每一位使用呼吸机患者要每小时巡查一次,判断病情;床边血透患者要时时守在旁边;有特别危重的患者,要每小时向她汇报一次血氧等监测数据。同时,她也尽力保护着“孩子们”,进入病区前,她一遍遍重复院感要求。庆幸的是,目前该病区无一人感染。

  其实,她眼里的“孩子们”,已经在她的指引和呵护下长大了。当前线通知医院要成为定点医院时,原重症护理团队全员申请上前线。“我们现在有什么问题尽量自己消化,不去给她加工作。”重症病区护士闻彬说,“我们都知道,她不走,是为了我们,我们更要争口气,拿下这场战役!”

  就在蔡利萍坚守发热重症病区的第8天,她的丈夫因为病情危重用上了呼吸机。她在微信视频时,哭着对丈夫说:“我来陪你吧!”屏幕那头,不能说话的丈夫,艰难而坚定地摇了一下头。(记者 李菡 本报记者 毛旭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pendingspoons.com